主页 > A墅生活 >整个城市,都是我的图书馆 >

整个城市,都是我的图书馆

原创 A墅生活 作者: 时间:2020-07-12 20:00:59 200

整个城市,都是我的图书馆

台湾大大小小的庙宇和教会常透过信众助印,提供免费善书,想像一下:如果好书也能透过社会资源赞助,让民众在日常生活中随手可得,该有多幺美好?从美国发起的小小自由图书馆运动(Little Free Library,简称LFL)和联合计画(Uni Project),就实现了让街区飘散书香的梦想。

《出版人週报》报导,小小自由图书馆运动从美国威斯康辛州起源,创办人鲍尔(Tod Bol)因为怀念热爱推广阅读的亡母,2009年开始在院子里设置比信箱稍大的「小小自由图书馆」、放进自己的爱书,鼓励路人自由取阅和捐赠,吸引邻居驻足,相互讨论交流。威斯康辛大学教授布鲁克(Rick Brook)随后加入,共同推广此计画。

小小自由图书馆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。《大西洋月刊》统计,小小自由图书馆已遍及美国 50 州,超过 70 个国家,从乌克兰到乌干达,从义大利到日本,全世界共有约 18,000 座小小自由图书馆。

《大西洋月刊》报导,小小自由图书馆运动主张:只要有心,不必有钱,大家都有能力设置图书馆、当馆长(library steward)。小小自由图书馆运动建议大家可以在自家院子、街角、公车站、咖啡馆内等适合的地点,架设防雨耐晒的木头书箱(建议尺寸:宽23吋、长16吋、高23吋),不限造型,内放 20 本书,可另加一本笔记本,让借书人分享读后心得,阅读交流,也鼓励捐赠图书,每个图书馆由「馆长」自行管理。

「小小自由图书馆」机构在官网义卖书箱,订价从 250 到 600 美元不等,另售印有「Little Free library」字样的小牌子,如果在 LFL 的 Google Map 登录自设图书馆,需付 25 美元注册费,做为小小自由图书馆的营运费用。

在资源充裕的社区,小小自由图书馆能满足爱书人的好奇心,相互窥知邻居喜欢的阅读类型,同时,也有许多人都设法把小小自由图书馆带入资源匮乏的地区。比如卡迪娜颱风重创纽奥良之后,普劳特(Linda Prout)在当地设立许多小小自由图书馆;印度比哈尔市的海德劳福(Lisa Heydlauff),则计画在印度女子学校设置超过一千座小小自由图书馆,帮助印度女性学习商业相关技能。

鲍尔说:「这计划成功的原因,是它创造了街区的英雄。」除了个人,也有公司、基金会、教会、扶轮社、狮子社等加入这个计画。其中,非营利组织「街区满书香」(Books Around the Block program)在枪击案频传的地区,捐助设立 40 个小小自由图书馆,抛砖引玉的举动,让该地居民随后跟进、继续设置了超过 200 个图书馆。

在纽约推动的「联合计画」与小小自由图书馆运动不同,只能现场阅读,不能借阅回家。此计划以社会资源较少的社区优先,在公园、商场、封闭街道、儿童博物馆等公共场所,摆上方便搬运的书架和凳椅,提供图书,变成行动图书馆,吸引路人驻足阅读。今年计画将增加提供拼图和绘画材料。

推动这个计划的戴弗夫妇(Sam and Leslie Davol)2006 年到 2010 年间曾在波士顿推动类似计画,如今在纽约继续推广,希望能在今年内将範围扩及交通不便的史泰登岛。此外,该计画也提供阅读室设备给一些公共图书馆,让这些图书馆推动延伸服务。

山姆‧戴弗说,联合计画的推广关键是让人们能够公开享受阅读乐趣,透过公开阅读,人人化身成读者,住家邻近场域,也就变成推广、分享和体验阅读和学习的场所。

2014 年时联合计划已在 107 个不同场所,提供了 430 小时的阅读时段,大部分在曼哈顿、布鲁克林区和皇后区,除了行动阅读教室,还曾在 11 月 19 日跟国家图书基金会(National Book Foundation)合作,举办好书大放送活动,由《美国众神》作者尼尔‧盖曼(Neil Gaiman)和《波特莱尔大遇险》作者韩德勒(Daniel Handler)亲手送书,吸引数千名民众,在冷风中大排长龙领取免费好书。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Franco Folini

相关文章